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文章中心 > 高考专栏 > 各地模拟试卷

2011届上海市十三校第二次联考语文试卷

作者:佚名 来源:转贴 发布者:紫兰水晶 点击数:3244 时间:2011-04-14
下载所需点数: 1 下载地址: 下载地址1

2011届十三校第二次联考语文试卷

    20l1.03

考生注意:

    1.本考试设试卷和答题卷两部分,试卷包括试题与答题要求。所有答题必须写在答题卷上,做在试卷上一律不得分。

    2.答题前,务必在答题卷的规定位置上填写姓名等相关信息。

    3.答题卷与试卷在试题编号上是一一对应的,答题时应特别注意,不能错位。

4.考试时间l50分钟。试卷满分l50分。

一、阅    读(80分)

(一)、阅读下文,完成第16题(16分)

    ⑴借着纪念京剧武生一代宗师盖叫天先生去世40周年,上海京剧院近日发起名为“南英北杰”的盖派经典剧目习演活动,将与观众久违了的盖派武戏《武松》和《白水滩》、《一箭仇》、《七雄聚义》等重新推上舞台。

    ⑵昔日在京剧演出中独占半壁江山的武戏,因为诸多原因,逐渐被挤到了舞台边缘。武戏衰落,曾让盖叫天的嫡孙张善麟灰心不已:“什么盖派、什么武戏,就让它躺在棺材里吧!”而今,看到来自全国各地的10多位武生演员齐聚一台,排演《武松》等盖派名剧,71岁的他自然欣喜,但久藏内心的忧虑并未消除。7出盖派武戏连续3天在逸夫舞台集中上演之后,像《武松》这样的武戏大戏又将在观众眼前消失多久?

    ⑶时下的京剧界,热衷排演新编戏。各家国有的京剧院团,现在都已经没法靠自己的演出收入来维持生计,于是纷纷转向新的“谋生方式”:排演新编戏、力争拿大奖,拿了奖便有“资本”,有了“资本”就可获得政府资助。奔着评奖去的新编戏,大多讲究“戏以载道”、“深刻内涵”,而那些注重在舞台上翻、扑、跌、打的武戏,难以承受“思想之重”。上海京剧院院长孙重亮直言:“京剧舞台上如今的新编戏,绝大多数是文戏,重文轻武的情况十分严重。”

    ⑷新编戏得奖,自然“荫及”主演新编戏的文戏演员。剧目获奖,同时为演员设置的各类表演奖也纷至沓来。得过奖,文戏演员评职称、涨奖金,一切水到渠成。武戏演员呢?新编戏里做不成主角,跑龙套吧。在这样的格局下,文戏和文戏演员是剧团的主角,武戏和武戏演员似乎有点可有可无。

    ⑸有人说,时下的京剧舞台给传统戏留着空间,还是可以演武戏的。但圈内人都知道,演《锁麟囊》这样的传统文戏,演员可以连演几个晚上。演武戏呢,扑腾完40分钟一出折子戏,演员就累趴下了,更甭提全本《武松》这样的大戏。这回演2个多小时的全本《武松》,张善麟找来6位武生演员“接力”演,才敢确保把戏顺利演完。

    ⑹其实,就算有人情愿“累趴下”,武戏的演出机会也不多。一般的青年武戏演员,一年能轮上几回做主演?上海京剧院副院长张帆有些无奈地说:“恐怕不足10次。”其余时间,他们给文戏演员跑龙套。武生名家奚中路为寻求演出机会,经常到温州等地搭班小剧团,在条件简陋的剧场里演。台上的英雄,在台下找不到用武之地,其苦涩滋味,非亲历不能尽知。

    ⑺无奈之下,张善麟的学生们一个个离开了京剧舞台,有的跑去影视剧组充当武行,虽然还是跑龙套,辛苦依旧,但收入到底比留守京剧多了好几倍。看着自己中意的弟子远去的身影,张善麟渐渐心灰意冷:“早年的梨园行还讲究‘江湖一点绝,莫对妻儿说’;现在,只要有人真心愿学盖派戏,我绝不保留。”可还有多少演员能静下心来跟他学武戏,又有多少人肯忍受聚光灯总打不到自己身上的落寞呢?

    ⑻落寞如此,但武戏演员只要还有舞台梦想,武功就不能不练,一天都不能停。

    ⑼演武戏,讲究“闲时练、忙时演”。张善麟说,盖叫天常带他一起练功。清早扫地,就得拉开武功架势,一会儿“雄鹰展翅”,一会儿“燕子抄水”……“拉山膀”时,一旦手没到位,盖叫天的戒尺就落了下来,一遍遍地打,直到孙子一下到位,并且分毫不差。

    ⑽上海东湖路上盖家的院子,是盖叫天和儿孙们的练功地。张善麟说:“武戏演员就得常跟‘洋灰地’亲密接触。在水泥地上练吊毛、倒僵尸,这身体才硬实。身体只有习惯了‘硬碰硬’,上台开打时,动作才能干净利落,一抬腿、一招架、一个把式,才优美、帅气。”

    ⑾然而,这样的要求,如今的武戏演员已极少能做到了。张善麟告诉记者,盖叫天当年教他们练“云手转身”时,右脚弯曲抬起,脚底朝上,这鞋底上要能放平一碗水——他感慨:“这样的绝技,还有多少武戏演员肯下功夫去练?现在的武戏演员大多惜命,哪肯再像爷爷那样玩命!”他曾试着让8岁的孙子练练京剧武功,未必一定要继承祖上衣钵,但必定可以强身健体。不想,他还没使上当年盖叫天对自己“打戏”的老招,孩子的妈妈已然出面拦阻:“这样练功,孩子受不了,我们还是不学了吧。”张善麟叹口气,说:“学盖派,做京剧武生,确实苦。爷爷盖叫天当年断腿再接、再演《武松》,现在有多少人肯吃这样的苦?特别是有多少人肯让孩子吃这样的苦?”

    ⑿于是,京剧武戏里的好玩意,一样样遗落在了时光里。当然,也有人将之拾起,奉为宝贝。当年陪着盖叫天练功的于占元,到香港开戏班,把盖派武功传授给了成龙、洪金宝等徒弟,还为徒弟们创作了一出以打为主的戏《七小福》,后来,人们就用“七小福”称呼于占元的这帮得意门生。当成龙、洪金宝等成长为一代打星,盖派武功也渗透在了银幕上。只是,如今极少有人知道,成龙他们跟盖叫天、与京剧的武戏有着怎样的关联。

最新资料

热门资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