观猎

 王维

 
  风劲角弓鸣,将军猎渭城。
 
  草枯鹰眼疾,雪尽马蹄轻。
 
  忽过新丰市,还归细柳营。
 
  回看射雕处,千里暮云平。
 
  诗题一作《猎骑》。从诗篇遒劲有力的风格看,当是王维前期作品。诗的内容不过是一次普通的狩猎活动,却写得激情洋溢,豪兴遄飞。至于其艺术手法,几令清人沈德潜叹为观止:章法、句法、字法俱臻绝顶。盛唐诗中亦不多见。(《唐诗别裁》)
 
  诗开篇就是风劲角弓鸣,未及写人,先全力写其影响:风呼,弦鸣。风声与角弓(用角装饰的硬弓)声彼此相应:风之劲由弦的震响听出;弦鸣声则因风而益振。角弓鸣三字已带出意,能使人去想象那马作的卢飞快,弓如霹雳弦惊的射猎场面。劲风中射猎,该具备何等手眼!这又唤起读者对猎手的悬念。待声势俱足,才推出射猎主角来:将军猎渭城。将军的出现,恰合读者的期待。这发端的一笔,胜人处全在突兀,能先声夺人,如高山坠石,不知其来,令人惊绝(方东树)。两句若倒转便是凡笔(沈德潜)。
 
  渭城为秦时咸阳故城,在长安西北,渭水北岸,其时平原草枯,积雪已消,冬末的萧条中略带一丝儿春意。草枯”“雪尽四字如素描一般简洁、形象,颇具画意。鹰眼草枯而特别锐利,马蹄雪尽而绝无滞碍,颔联体物极为精细。三句不言鹰眼而言眼,意味猎物很快被发现,紧接以马蹄轻三字则见猎骑迅速追踪而至。”“下字俱妙。两句使人联想到鲍照写猎名句:兽肥春草短,飞鞚越平陆,但这里发现猎物进而追击的意思是明写在纸上的,而王维却将同一层意思隐然句下,使人寻想,便觉诗味隽永。三四句初读似各表一意,对仗铢两悉称;细绎方觉意脉相承,实属流水对。如此精妙的对句,实不多见。
 
  以上写出猎,只就角弓鸣鹰眼疾马蹄轻三个细节点染,不写猎获的场面。一则由于猎获之意见于言外;二则射猎之乐趣,远非实际功利所可计量,只就猎骑英姿与影响写来自佳。
 
  颈联紧接马蹄轻而来,意思却转折到罢猎还归。虽转折而与上文意脉不断,自然流走。新丰市故址在今陕西临潼县,细柳营在今陕西长安县,两地相隔七十余里。此二地名俱见《汉书》,诗人兴会所至,一时汇集,典雅有味,原不必指实。言忽过,言还归,则见返营驰骋之疾速,真有瞬息千里之感。细柳营本是汉代周亚夫屯军之地,用来就多一重意味,似谓诗中狩猎的主人公亦具名将之风度,与其前面射猎时意气风发、飒爽英姿,形象正相吻合。这两句连上两句,既生动描写了猎骑情景,又真切表现了主人公的轻快感觉和喜悦心情。
 
  写到猎归,诗意本尽。尾联却更以写景作结,但它所写非营地景色,而是遥遥回看向来行猎处之远景,已是千里暮云平。此景遥接篇首。首尾不但彼此呼应,而且适成对照:当初是风起云涌,与出猎紧张气氛相应;此时是风定云平,与猎归后踌躇容与的心境相称。写景俱是表情,于景的变化中见情的消长,堪称妙笔。七句语有出典,《北史。斛律光传》载北齐斛律光校猎时,于云表见一大鸟,射中其颈,形如车轮,旋转而下,乃是一雕,因被人称为射雕手。此言射雕处,有暗示将军的膂力强、箭法高之意。诗的这一结尾遥曳生姿,饶有余味。
 
  综观全诗,半写出猎,半写猎归,起得突兀,结得意远,中两联一气流走,承转自如,有格律束缚不住的气势,又能首尾回环映带,体合五律,这是章法之妙。诗中藏三地名而使人不觉,用典浑化无迹,写景俱能传情,至如三四句既穷极物理又意见于言外,这是句法之妙。忽过还归,遣词用字准确锤炼,咸能照应,这是字法之妙。所有这些手法,又都妙能表达诗中人生气远出的意态与豪情。所以,此诗完全当得起盛唐佳作的称誉。

下载文件 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