爬过篱笆 撷取"主题"

新教材第三册第一单元共选中外诗歌13首,其中有两首在表达上不同与一般诗歌,那就是韩东的《山民》和狄金森的《篱笆那边》。一般诗歌都是通过一系列的意象形象地表达诗人丰富的思想感情,如《我爱这土地》即通过“鸟”的“歌唱”、“我”的“泪水”等表达对祖国的深沉的爱。而这两首诗却以寓言、童话的方式表达诗人对人生哲理的思考。
  《山民》以寓言的方式表达对“大海”的向往。诗中的意象很少,只有“山”和“海”。表达语言有三种:叙述语言、心理语言、评析语言。一般而言,叙述语言是抒情小诗的大忌,因为它不利于抒情,表述又易罗嗦。但韩东的语言很简洁:“小时候,他问父亲/‘山那边是什么’/父亲说‘是山’/‘那边的那边呢’/‘山,还是山’”短短的5小句,营造出一种冷峻沧桑的氛围,蕴涵了诗歌的主题:悲哀就在于“山,还是山”,祖祖辈辈囿于有形的“山”,囿于无形的思维中的“山”,其实,这些“山”也就是人类文明史上的一道道“篱笆”。心理语言直接摹化主题。以“他想”和“他觉得”引起,以“他只是遗憾”收尾,对生命进行深刻的思考。“他”在思考,“他”想到了出去的后果只能是“没有等他走到那里/就已经死在半路上了/死在山中”,但“他”还是“觉得”应该“上路”。为了防止自己死了没有接着走,“他”“觉得”应该“带着老婆”,那样就会有“儿子”,会有“儿子的儿子”。由此,很容易让我们想到愚公。韩东塑造的“他”恰如愚公一样有着一股坚定的勇气,子子孙孙无穷匮也,何苦走不出大山?
  最后,诗人指出,“他”没有“见到大海”的原因就在于“他的祖先没有像他一样想过”。评析语言很精当,反复用使“他”“疲倦”来揭示思想的痛苦,同时也燃烧着开拓奋斗的火苗,暗示着见到大海势在必然。
  《篱笆那边》以童话方式表达对“草莓”的向往。在意象运用、语言运用上都与《山民》一般。这一点达到了中外两首诗歌表达主题的一致性:篱笆与大山都是守旧的象征,草莓与大海都是美好新生活的象征。而故事性的语言又都寄托于共同的人物形象:“他”与“我”都是对未来美好生活充满好奇与向往的探索者,“父亲”与“上帝”都是传统的守旧思想的执行者。
  “草莓”是甜的,“大海”是壮阔的,但要吃到“草莓”、看到“大海”需要付出代价:一是客观上的付出,小至“脏了围裙”,大至“死在半路上”;二是主观上的障碍,“上帝”的冷漠。愚公亦如《山民》中的“他”。这样的开拓奋斗者还是《〈宽容〉序言》(新教材第二册)中的那位漫游者。
  从作者表达的主题思想方面来说,《愚公移山》中的山,《〈宽容〉序言》中的山,《山民》中的山,都是人类进步史上的“篱笆”。人类要发展,要进步,就要不惜冲破客观上、主观上的各种“篱笆”。从阅读接受的角度来说,这些诗文中的象征手法、语言设置就是我们阅读理解“篱笆”,而撷取到深刻的主题,就必须“爬过篱笆”。

下载文件 (0)

  • 所需积分: 0 文件:
    额~,木有文件!